首页 »

一个村和大师赛

2019/8/14 9:31:51

一个村和大师赛

 

先天不足

 

位于上海西南的旗忠村,距离市中心约有30公里,尽管早已被划入市区,但在常人心目中,还是典型的农村。90年代旗忠曾有“华东第一村”之称,更声名显赫 于1992年邓小平南巡,在这里,小平在一个孩童的面颊上留下的一吻,让人们记忆深刻。小平还赞扬“这里的小学,是农村最好的小学,这里有全国最幸福的儿 童。”

 

而今,旗忠村虽然富裕但似乎不足以成为全国性的传奇,不过,却神奇地成为另一个典范:这里从2005年起举办网球大师杯赛,2009年获得ATP1000 大师赛(男子职业网球协会巡回赛中级别最高的赛事)举办资格,并连续5年击败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印第安维尔斯、法国巴黎、西班牙马得里、意大利罗马等,获得 ATP1000最佳赛区称号。

 

这个村庄在网球上的成功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。首先是交通不便。不少人觉得一号线莘庄地铁站离市中心已经颇有距离,而从莘庄地铁站到马桥,还有10多公里。直到今天,距离旗忠网球中心最近的轨交站点,仍然是轻轨颛桥站,二者之间依然需要通过短驳车对接。

 

许多观众选择自驾前往,这又给赛事主办方带来了另一个难题——停车。按照工作人员的说法,这里一共有25个赛事场馆,其中可封闭的中央赛场可容纳1500人,2号馆5000人,3号馆2000人……可划了停车线的车位,只有993个。

 

其次是“落乡”。旗忠网球中心1、2号门正对着的元江路,来来回回走上半个小时,也未必能找到一家像样的饭店或大型超市。而大师杯赛举行期间,球员、工作人员、观众,多的时候15000人同时涌过来,首先碰到的问题就是:吃饭怎么办?

 

人海战术

 

主办方用一种笨办法解决了种种不便:人力。

 

仅以解决餐饮问题为例,金山供应蔬菜、静安希尔顿供应运动员自助餐、松江供应西式汉堡胚子、浦东负责加工中西式点心……这些食物成品、半成品从四面八方运 过来,原料验收、配发、加热等等,启动的全部是“人肉”模式。进驻不同的餐厅后,餐厅内的食品质量监督员,也是每个场馆好几个人来回巡视。

 

这样的人海战术,据说在今年有所改观。在几个重点的场所,食品安全小组配了监控探头。借助探头的视频,也发现过一些瑕疵:餐具消毒不到位,加工果汁时没戴手套,生熟食品没有分开放。遇到这样的情况,就立即要求整改。

 

交通和停车上,同样是投入大量人力。在轨交一号线莘庄站设置短驳车,出站口有20多名志愿者负责引导观赛球迷乘车;辟出周边路面停车,由赛事主办方久事公司拿出一笔资金,聘请专业的停车管理公司进行引导,停车变得井然有序。

 

人的重要性还体现在比赛中——我观看了上海网球大师赛1/4决赛,当时对阵 的是俄罗斯选手米凯尔.尤兹尼和西班牙选手菲利齐亚诺.洛佩兹。每当他们打出一个漂亮的绝杀技,绿色的小球落下,场边身着紫色球衣的球童总是迅速跑出去将 球捡起,而另一个球童已将新的球递到了球员手中。我后来了解到,这些球童被分成4-6人一组,固定块区固定人员,定时定岗轮流换班,所以互相之间配合默 契。相比世界上其它赛区,这样的做法也是绝无仅有的精细。

 

与一流的场地硬件、组织服务相比,倒是中国人贫瘠的网球经历相形见绌。相比早些年的大师杯,赛场中观众随意走动喧哗,手机铃声此起彼伏的场景已经少见,但 困扰着旗忠网球中心的最大难题,仍然是人气不足。虽然到目前为止周末的赛事一票难求,但工作日缺少顶尖好手上场的赛事上,上座率还不尽如人意。为了提高人 气,闵行区政府甚至组织社区居民观赛。

 

账怎么算

 

即便在上海,网球依然是小众的运动。上海ATP1000大师赛总监Michael Luevano说,长期以来,中国网球产业85%的收入来自於赞助,而非比赛门票、电视转播权销售、商业应酬和企业馈赠(后几项是发达市场网球产业收入的主要渠道)。

 

而按照闵行区府办公室副主任杭文权的说法,上海网球大师赛早在5年前即已实现盈利,门票收入归于负责赛事和赛程安排的久事公司。对主要承担赛事服务和保障工作的闵行区政府来说,实现收支平衡就可,没指望赚钱。

 

投入服务保障方面的资金,主要来源于场地租赁收入。以“体育局重大赛事”名义给到的区财政拨款,则是很小的一块,用于赛事宣传、邀请明星等。“这一块的拨款在逐年减少,比如我们最近两年减少了赛场周围绿化、景观等的布置,邀请其它省市和兄弟单位人员观赛的接待费用也少了。” 杭文权说。

 

2010年,闵行投入4000万元,建起了数层楼高观众餐饮区,告别了之前半开放式的简易餐饮棚。而之前以一句“车子跳、旗忠到”被诟病的周边路面,如今也已全部整修一新。

 

不算经济账,闵行打的什么算盘?毋庸讳言,这首先是一个政治任务。上海市体育局鼓励各个区县开展特色体育活动,每年承办2个全国或国际性的赛事。在国际上知名度极高的ATP1000大师赛落户马桥,无疑会大大增加闵行的曝光率和国际知名度。

 

其次,借助9年的办赛经验,一大批网球爱好者和观众正在培养起来。国际网球界的 观察人士坦承中国需要改善其基层网球选手培养体系,为普通人练习网球提供更多的机会。而闵行区也许是先行者:20多所学校经过场地改造,拥有了网球培训条 件。区级、市级以及外企之间的网球比赛,也不时在这里举办,让这里成为闵行的一个大“会客厅”,一大批球员、国际游客、企业家都将从这里开始认识闵行。

 

因此,连续5年获得ATP1000最佳赛区称号,对闵行来说,最多只能算是一个预期之外的惊喜。